帆船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帆船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张朝阳刚从外星球归来我不退休IT观察

发布时间:2020-03-12 10:21:43 阅读: 来源:帆船厂家

张朝阳:“刚从外星球归来,我不退休!” 文/阳淼

在刚刚披露自己从抑郁症中挣脱出来之后,张朝阳用“三观再造”来形容出关后的变化。在消失的这段时间中,他其实并没有完全离开工作,甚至还为了搜狐视频,仔仔细细地把一些抗日神剧啃完。而在聊完之后,张朝阳订阅了我们推荐给他的微信公众账号,希望由此加速他融入地球的速度——他说自己“刚刚从外星球归来”。

发表“不退休感言”

严格来说,张朝阳的所谓“闭关”并没有两年,直到2012年1月,他仍然出现在搜狐电视剧盛典上并接受采访。但在随后接下来的一年多,他的确渐渐消失在媒体视线之外,以往每次在财报发布后惯例召开的媒体见面会,也逐渐被取消。

一年多之后再见张朝阳,他把地点选在了搜狐新的媒体大厦中。这座18层的建筑投入使用不久,有些楼层还放着除味剂以去除甲醛。张朝阳的办公室在第十八层,办公桌像他以前的习惯一样,使用一个十人左右的会议桌。新增设的两个部分都跟视频有关,一个是办公桌对面墙上悬挂的100吋液晶电视,一个是办公室旁边一个小型电影放映室。

在这一层的小咖啡吧中,张朝阳到得比我们还早。他看上去比一年前瘦了一些,头发倒是染成了深咖啡色。他介绍了自己对新大楼的规划:视频部门使用底部几层,门户、销售使用中上层,整个新大楼承担搜狐的媒体业务。原五道口搜狐大厦留给技术部门,以及人员快速膨胀的搜狗。去年崛起的明星搜狐无线则在大王庄办公,继续新闻客户端的突破尝试。在介绍这些时,他的眼睛闪着光——与此前每次意气风发的财报媒体见面会时很像。虽然那时候给我们印象更深刻的是,每次发布靓丽的财报后,搜狐股价都会当日大跌。

聊起最近发生的事,首先自然是马云和史玉柱的先后辞职。作为将互联网引入中国的元老(搜狐是第一个以公司化形式运作的中国互联网公司),张朝阳的对手和战友们正在一个个淡出,一些第二代、第三代的公司也在起起落落。

不过张朝阳倒从没打算过退休。他说“人生的意义就是一种参与和相关性。”他自认年纪不大、身体也很好,自己赶上了第一波互联网爆发的机会,“把自己搞得很有名,也创办了搜狐”,所以还是可以做更多的事情——这是人生的意义。

“不仅在生活中自己走出来,而且继续在公众舞台上蹦跶”,这是他对自己此次复出的定义,也可以看作是“不退休”感言。

不过,这次出关,张朝阳面对的已经是不一样的世界。他自己在微博中感叹:闭关一年多,重新进入地球,发现三件事,1.人人都在用微信。2.人人都在说好声音以及梁博等对我来说陌生的名字。3.好像是开了十八大,民心从骂街和用脚投票变成了建设性和拭目以待,改革开放好像又时髦了。

而用更商业的眼光来看,张朝阳出关时面临的形势是:畅游的网游业务从中国第四前进到了第三,搜狐视频前进进到第二,搜狗进入爆发式增长;但360凭借安全与浏览器的高占有率,直接成为搜索第二,把搜狗搜索挤到后面;张朝阳亲自主抓的微博败局已定。

怎么破?

用“市场原教旨主义”的原则做媒体

张朝阳选定的突破方向仍然是媒体。在出关后,他最大的感受就是媒体“民营化”的加速。他说自己已经开始看虎嗅网的作品,“今后准备一直看”。而大量基于微信的自媒体也使他目不暇给,甚至希望我们给他推荐一些好看的公众号。

作为最早创立互联网媒体的创业者,张朝阳见证了整个中文网络媒体的成长史。从仅仅能编辑、转摘传统媒体稿件,到逐步在娱乐、体育、科技领域建立话语权,再到微信、新闻客户端带来的新媒体平台崛起,每一次他都参与其中。

尽管还看不到移动互联网上媒体的商业模式,但他仍然很看好这方面的前景:“两年来媒体的形态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更加锐利了。现在自媒体,每个人写出最优秀的文章或者写出最有见地的文章,而且在SNS传播有好东西,实际是一种民营化。这个真的感觉有点像美国,像《纸牌屋》,一个记者拿到独家爆料写出最优秀的文章马上官升几级。我曾经也说过,有品质的东西一定是由民营公司做出来的,计划经济产生不了好的东西。而搜狐在这其中的机会,就在于建立这样一个平台,无论是新闻的,还是视频娱乐的,都能够继续有一个启蒙的作用。这个平台本身也会在细分领域和入口上产生价值”。

张朝阳的一个鲜明特色就是非常推崇市场本身的作用。在视频版权大战时,他是唯一一个坚持价格战没产生泡沫的业界大佬,因为“市场会给好作品相应的价格”。而在某年的搜狐新视角论坛中,他突然炮轰“不完全的市场竞争在无时无刻地妨碍竞争”,并呼吁矢志不渝进行市场化改革。这一发言甚至引起“中国市场经济之父”吴敬琏的关注,并委托记者去问问张朝阳,“为什么从吃喝玩乐的富豪一下子转变得这么深刻”。

而在这次的交流中,张朝阳直接承认“你可以叫我市场原教旨主义者”。

“现在我们在这儿,彻底的没有市场。每个行业还没资格讨论宏观的调节,因为市场都还没有形成,所以必须先市场化,然后再去讨论宏观的调节。我是亲历了中国媒体的市场化过程,也亲历了中国电视台的市场化过程,从制播分离到渠道和播出分离,到渠道的市场化,到由于网络的产生导致渠道的市场化,以及制作的市场化。没有渠道的市场化,制作也市场化不了;以前的播出平台都靠电视台,整天跟电视台搞关系没有竞争,拍得好的东西不一定能够在电视台上播。现在拍了好的东西电视台不播网络可以播,现在中国娱乐业先市场化了,这才能产生有品质的东西。”

正是基于这样的理解,在搜狐视频的发展上,张朝阳强调的仍然是“购买为主,辅以自制”。巨资购买中国好声音第二季的独家网络播映权,重金购买《纸牌屋》等美剧,都是这一原则的直接体现。而在新闻客户端的发展上,也由此衍生出了积极邀请传统媒体入驻、直接开放新媒体接口等迅速丰富内容的战略。

股价低估不利于收购,但也不排除这种可能

市值一直被低估,似乎成了张朝阳的心病。在历史上,张朝阳炮轰华尔街的次数不算少,基本上每次都是因为他认为股价被低估。而在这次会面中,在谈到自己的目标时,他仍然将股价与市值作为衡量目标:

“其实他们都认为我们现在股价压的很低。搜狐的年收入进入10亿美元大关,没有几个公司能够这样。但是投资人担心的是有些(新创)业务还在烧钱,能不能竞争取胜,以及产生成长的动力。投资人衡量最单一的一个指标就是搜狐股价什么时候上去,搜狐市值什么时候能够翻上去。搜狐市值现在不到20亿美元,怎么翻一倍到50亿美元,更长远,要到100亿美元。”

关于这次的焦虑导致闭关,他说是由于某次登雪山时脑部缺氧,极度焦虑导致抑郁,自己跟自己搏斗。他曾在闭关期间赴美与世界顶级心理学家交流,发现抑郁来自于自视太高,而对工作成就看得又太重。

记者们平时聊起来时,一度曾觉得张朝阳简直是为了市值入了魔。他自己也曾承认,因为华尔街不看好,搜狐曾经一度放弃了搜索业务和即时通讯业务(甚至在腾讯早期出 售大量股份时,张朝阳也在现金充裕的情况下放弃)。而在现在,IM就不用说了,搜索技术也仍然成为兵家必争之地,搜狗在耽误了几年后必须得重新启动。

IT工业史《浪潮之巅》中曾经分析过华尔街的这种逻辑:他们希望一个公司业务层面尽可能清晰、专注,这样既便于投资人理解,也有利于建立竞争优势。所以Google就做好搜索,微软就做好软件,华尔街最高兴。微软要进入Google的领域做搜索,华尔街就不看好,微软股价就会下跌。因为在IT领域,与市场垄断者在其优势领域展开竞争,成功的先例很少。

用这个逻辑去看搜狐股价的低迷,大体上仍然是符合华尔街逻辑的:搜狐从门户时代起即奉行事实上的跟随战略,以紧跟新浪为目标;其后在搜索、网游、微博、SNS、视频、浏览器等业务方面,也都是在市场上已经出现巨头企业后才大规模投入,这必然导致华尔街对新生业务的不看好。搜狗拼音输入法是唯一的例外,搜狐在互联网巨头公司中第一个大规模投入,并达到了80%以上的垄断性地位——可是悲剧的是,美国人没有输入法,他们没法理解这个领先的意义。

不过这次会面,张朝阳倒是解释了自己对股价重视的原因:过去一年来,互联网领域发生了多起并购,阿里、腾讯都在借并购来快速布局。但搜狐现在很难采取这种战略,其核心原因就是股价被低估得太厉害,采用换股方式收购很不合算,现金收购则……更不合算。从这点出发,股价的高低的确会影响到战略的推进。

尽管如此,在百度收购PPS、优酷土豆进入实质性整合的大环境下,张朝阳也并没有明确否认搜狐在并购方面的可能性。“我们的基本战略就是合纵连横,搜狐有十亿美元现金,还是可以做点事情的”。不过,除去几个巨头企业外,现在视频领域可能的收购对象只有PPLive、暴风影音等几个独立的客户端企业了,搜狐是否会对它们下手?张朝阳突然抿住了嘴:“我只能说到这儿了”。

澳柯玛空调售后电话澳柯玛空调故障代码大全

北京Haier空调维修清洗拆装加雪种服务电话

海尔售后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