帆船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帆船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政府官微的那些低级失误

发布时间:2020-07-13 19:38:39 阅读: 来源:帆船厂家

52岁的大老爷们、湖南岳阳环保志愿者彭祥林没想到,自己关于环保问题的一次温和投诉,竟被冠以“绿茶婊”的恶名。

6月4日,湖南岳阳市政府网站官方微博贴出“致歉信”,称官微管理员何云峰回复彭祥林投诉时言语粗俗,造成严重不良影响,何云峰及两名官员被问责。

随着政务微博越来越普及,政府部门官方微博的低级失误也屡被曝光。如何应对官微“成长的烦恼”,就成了摆在政府面前的一大问题。

“官微”逞官威,官民都被“喷”

此次岳阳市政府官网微博骂人,起因很简单。

彭祥林等志愿者在东洞庭湖保护区发现一处垃圾场离河面不到100米,就把情况写入个人微博,并“@”了岳阳市政府网站官方微博。没想到等来的官方回应却是:“烧不得,埋不得,堆到原博和你这个环保绿茶婊家去吧!”

北京师范大学政府管理学院教授沈友军告诉廉政瞭望记者,政府官微的低级失误,主要分为“态度恶劣爆粗骂人”、“能力不足表述不当”两种类型。廉政瞭望记者统计近年来20起类似案例发现,第一种情况在低级失误中虽不占大多数,但影响最大。被骂对象,则多为记者及反映问题的网友。

“最讨厌你们这些记者。听说哪里报道有钱啦,狗一样的跑过去……就会挑黄黑腐这种容易红的新闻,沽名钓誉。”这是2013年10月25日,福州市旅游局官微评论网友“雪梨柚”的帖子时所称。此后,涉事人员被停止发博资格,年终考核不得评为合格及以上。

同样是针对记者,有的官微则使起了“冷暴力”。去年最后一天,安徽合肥某媒体记者方佳伟在微博上曝光了该省东至县环保局涉嫌公车私用。当晚起,东至县环保局官方微博“@东至环保”就出现了一条奇怪的微博,内容只有三个字:“方佳伟”,并持续保留10天。如此“点名示众”,让人哭笑不得。

微博随时有网友监督,用私信“发威”似乎安全得多。去年12月15日,网友“猫猫懒懒”在多个论坛发帖称,因为不明白交通违章的处理依据,遂向广西玉林市博白县交警官方微博咨询。官方的私信回复,开始很客气:“请网友查看相关法规。”但最后一句话能把人气得半死:“你个白痴。”

被“喷”的不仅是普通公众。“扬州无赖,扬州全是人造景点,扬州偷了兴化博物馆几十幅画……”单看这,您能相信这是政府官微发的内容吗?原来2012年时,江苏兴化市旅游局官方微博管理员因“郑板桥是兴化人还是扬州人”等与网友发生争执,口不择言发出了上面那番话。结果是,发布者被问责,并被派往扬州“负荆请罪”。

官微低级失误除了骂人,还有因表述不当引起误会的例子。去年11月6日,陕西榆林“@榆林公安”官博上发出一条“尸源寻找”的公告,详细描述了该死者的大致年龄、衣着特征后,介绍其“陕北口音,自称榆林吴堡人……” “尸体说话”,引来网友围观与吐槽。

“转发”也可能为政府官微引来公信力质疑。山西汾阳县公安局官方微博“@平安汾阳”就曾转发过“1941年1月,八路军2587人仅靠手榴弹和步枪,全歼日军19万余人”的不实信息,称这是“军史上的奇迹”,引人侧目。

熟手比生手更容易出问题?

廉政瞭望记者盘点20起政府官微低级失误案例发现,这些个案涉及的部门、层级比较广泛,熟手比生手似乎更容易出问题。

以失误官微所属的部门分布为例,公安局、旅游局、新闻办等被曝光相对较多。有学者分析,这或许与这些部门开设微博较为系统,发布信息及与群众互动多,关注度高有一定关系。而所属单位的级别,则以地市级、县级部门为主。

耐人寻味的是,在一些谙熟微博等新兴媒体、热心互动的官方大V主管下,官微也有“擦枪走火”的时候。

从伍皓个人微博“变身”而来的红河州委宣传部官微“@微观红河”,曾发出滑稽微博:“本公主正要起驾回宫,突然来了几个乡下的农民。本公主哪有处理上访的经验啊,赶紧溜回办公室。”此前,部分网友正对该州某官员被疑“诱奸”女网友事件调查结果提出质疑,此博一出更是火上浇油。最后,伍皓不得不道歉收场。

事实上,对政府官微出现各类低级失误,道歉只是最低层级。根据失误严重程度,20起案例中,对责任人的处罚还包括通报批评、年度内禁止评优提拔、行政效能告诫、直至免职、降级等,而湖南岳阳官方对“志愿者被骂绿茶婊”事件处理中,还对负有领导责任的市电子政务办正副主任诫勉谈话。

对低级错误处理的尺度,内部人士分析,是否“爆粗”是分界线。发博不当,通常只需道歉;一旦爆粗,当事人还会被重罚。“不仅仅是工作疏忽了,关系到对待群众态度的问题了。”沈友军说。

道歉了、处罚了,还不算完。今年初,将记者名字“晒”了10天的安徽东至县环保局就表示,该局除了在官微上向方佳伟真诚道歉外,还将其曝光的“公车私用”进行了调查,责任人已受到处罚。

不过,一个容易引起争议的细节是,官方在致歉书中常对失误原因加以辩解。常见的有“误将官方账号当个人账号”、“发布者系代班人员”等,甚至说“别人通过软件盗用了我们的账号”,但公众对真相仍不乏疑问。

如今,全国已认证的政务微博已达24万个,“成长的烦恼”也开始涌现。沈友军告诉廉政瞭望记者,“要认识到官微管理员是个影响面广泛的岗位,一方面改进文风,严明奖惩;另一方面建立起突发事件的应急机制,防止官微显官威,最后变‘官危’”。

“根本上讲,只有进一步发展民主,才能减少官微态度恶劣等事件发生。”沈友军说。

还有专家告诉记者,官微骂人、表述失误等,还反映了政府部门转变职能、建设服务性政府还没有到位。而改变这一点,正好是群众路线教育活动“转作风”的应有之义。(记者 李天锐)

洛阳西服定做

遵义西服设计

安康设计工作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