帆船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帆船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八十三万老虎下江南[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6 00:48:52 阅读: 来源:帆船厂家

很久以前,在虎家岭下住着娘儿俩,老娘上了年纪,儿子小栓已二十出头。娘儿俩全靠打柴卖草过活,穷得针尖也挑不出点肉来。

这天,小栓上山打柴,在下山回家的路上,碰见一只老虎挡住去路。小栓吓得要死,老虎摇头摆尾,并不吃他。小栓见老虎不伤害他,就趴在地上给老虎边磕头边说:“虎大哥,虎大哥,你要是吃我,就嘴张三下;要是不吃我,就把头点三下。”老虎听了小栓的话,摇摇尾巴,把头点了三下,然后把前爪抬起来放到小栓面前。小栓上前一看,原来虎爪上扎了一根竹签。他就小心地给它拔了下来,扯下衣襟包住了伤口。老虎又摇摇尾巴,朝小栓点点头,向山林里跑去。小栓这才松了口气,担上柴,飞似的下山回家去了。

小栓回家后,把在山上见到的情形对娘说了,小栓娘吓得眼泪直往下淌,千叮咛,万嘱咐,叫儿子改天上山打柴再不要到深山老林里去了。

过了些日子,小栓为了养家纀口,还是上山打柴去了。老娘一个人在家里洗锅、刷碗。她一边做活一边念叨:“唉,娃娃每天打柴卖草,连肚子也填不饱,还要担惊受怕,要是有点吃的就好了。”晌午时,就听门前“冬”的一声,小栓娘急忙出门,看见院里站了一只老虎。“啊!老虎吃我来了。”惊叫一声,吓得昏了过去。等醒了过来,院子里的老虎不见了,地上撇下一只羊。儿子打柴回来,老娘把见到的给儿子说了。小栓说:“娘,那是我救下的虎大哥报恩来了。”老娘也觉得有道理,要不老虎为啥不吃人,还叼来一只羊呢?

这以后,过上一月半载,那只老虎不是送面,就是送羊,常接济他们的生活。小栓娘儿俩再也不用害怕了,反倒感激起老虎来。

一天,儿子走了后,老娘又自言自语地说:“我老了,要是儿子有个媳妇,伺候我两日,我死后也能闭上眼睛了。”不久,那只老虎又来了,用尾巴卷着一个人轻轻地放在地上。小栓娘还当送羊来了,急忙迎上去。仔细一看,不是羊,而是一个穿绸着缎的大姑娘,可吃惊不校“哎呀!我的妈,这是咋回事?”老虎跑了,姑娘披头散发的,像是死了一样。小栓娘把手放在姑娘的心口上一试,热乎乎的还有气,急忙给嘴里灌了点水,一声声、两声声,就把姑娘叫醒了。领进屋里一看,姑娘脸蛋白嫩嫩的,俊得像一朵花,知道就是大户人家的闺女。这才慢慢地问:“娃娃,这是咋回事?”姑娘感激小栓娘救了她的性命,就说了事情的经过。

原来这姑娘不是别人,正是当朝王丞相的女儿。一天,王姑娘领着丫鬟在相府的后花园里赏花。两人正玩得起劲,突然墙外跳进一只老虎,丫鬟吓死了,王姑娘就被虎用尾巴卷到这里。小栓打柴回来,听见娘在屋里和生人说话,赶忙进门一看,炕上坐着个俊姑娘。他一把拉过老娘,悄悄地问:“娘,家里平白怎来了一位姑娘?”老娘笑嘻嘻地说:“是你虎大哥给你送来的媳妇。”

就把来由细说了一遍。小栓不听还罢了,一听就大叫起来:“娘啊!你老糊涂了,这是王丞相的女儿,让人知道了不给咱定个抢,也定个拐骗的罪呢,恐怕要大祸临头了。”老娘听后也犯起难来。

王姑娘是个知书达理的人,见他娘儿俩愁成这个样子,反倒安慰起来:“我是被老虎背来的,你们救了我,我父亲知恩图报,怎会伤害你们呢?”王姑娘当时回不去,就把小栓娘拜做干妈,暂且住了下来。小栓答应,一旦有了信息,就送她回去。

没有不透风的墙,这事一传十、十传百地传开了。这时,王丞相见女儿在后花园里赏花不知了下落,急得坐卧不安,正要各州府县挂出榜文打探呢。一日,江南县令得报,急忙派了一干人来把王姑娘和小栓娘儿俩叫走了。

江南县令自寻到王丞相的女儿后,一边派人把小姐送往京城,一边升堂审问小栓娘儿俩。无论他们怎么辩白,县太爷就是不信,说:“你们竟敢拿谎话骗我,明明是你拐骗人家小姐意图不良,哪有虎背人而不吃的道理?”这就把小栓娘打了四十大板轰出县衙,把小栓定成死罪打下狱牢,三日后开刀问斩。

小栓坐在狱牢里哭天抹泪,一个人伤心地说:“虎大哥,虎大哥,我救了你,你反倒害了我。”

县太爷办完这桩公案,高兴得嘴也合不上,就等着升官发财呢。就在这天夜里,江南县城外黄土遮天,虎吼声像雷滚,震得连地皮也动弹。一大群一大群老虎把江南县城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前边的老虎狂嚎乱刨,后边的还在往前涌,吓得城里人一夜不敢闭眼睛。县太爷第二天一早上城一看,哎呀!不得活啦,城下黄压压一片,还有哪个敢出来,家家户户都紧闭门窗,藏了起来。

世上有兵马围城,哪有老虎围城?大家都说这是怪事,就连上了百岁的老人也没听说过。县太爷无法退虎,更是愁得吃不下饭,睡不着觉。早已过了三日,就把问斩小栓的事忘到了脑后。

小栓在死牢里根本不知道外面发生的事,等过了三日,不见开刀问斩,就问狱卒:“大哥,大哥,三日已过,县太爷咋还不杀我?”狱卒听了才说:“嗨!

八十三万老虎把县城围了个水泄不通,连虎也退不及,哪还顾上杀你呢?县老爷愁得坐卧不宁,已挂出榜文,说谁能退了虎就把位子让给谁。”小栓听了心想,这一定是我虎大哥搬兵救我来了。他就对狱卒说:“你给县太爷说,我能退虎。”狱卒听了心里好笑,那么多能人都退不了虎,你个快死的犯人有啥能耐,就有意无意地说给了县太爷。县太爷正急得万法无解,听狱卒这么一说,管他犯人不犯人,就把小栓叫来问:“听说你能退虎,不知是真是假?如果再欺骗本官,就要罪加一等!”小栓说:“要我退虎不难,除了榜上说的,你得免了我的死罪。”县太爷忙说:“你若退了虎,就救了江南县成千上万父老乡亲的性命,这个依得。”

小栓见县太爷免了他的死罪,这就去退虎。他到城头一看,领头的那只虎正是他的虎大哥,那虎见了小栓,也高兴得又跳又叫。小栓跪在城头上大声喊:“虎大哥,虎大哥,你若是救我来的,就领虎子虎孙退了吧,县太爷已免了我的死罪。”那只老虎听了,朝他点点头,“哗”的一声,黄压压的虎群散了,扬起的飞尘遮了半个天。

再说王丞相老两口,见江南县把女儿送回来了,高兴得问长问短。王姑娘就把事情原原本本地说了。王丞相一个人沉思:这就怪了,老虎背而不吃,莫非我女儿与小栓有姻缘不成?随口问女儿:“你被送回来了,小栓娘儿俩怎么样了?”女儿说:“我被送回来了,他娘儿俩留在江南县。”

这日,王丞相正要派人到江南县打问情况,正好接到江南县令的一封书信。说他已把小栓定罪下狱,正要问斩,突然八十三万老虎围了江南县城,多日无法退虎,最后是小栓解了围。看来小栓当初说他如何救虎,虎又如何背羊和王姑娘这事不假。又说他事前有言在先,谁退了虎愿让位给谁。小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虎背姑娘与小栓定有姻缘,不如让他坐了江南县令,又把姑娘许配给他,凑成好事。王丞相看了书信,心想:老虎也有如此情义,难道我堂堂一朝丞相却无情无义?就准了县令的建议。

小栓这就做了江南县令,接来老娘,选择吉日和王姑娘成了婚,一家人亲亲热热地过好日子去了。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