帆船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帆船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吴弱男与章士钊的感情如何他们为何离婚

发布时间:2021-01-07 18:18:48 阅读: 来源:帆船厂家

吴弱男与章士钊的感情如何?他们为何离婚?

吴弱男原籍安徽庐江,她的祖父是著名的淮军将领吴长庆,父亲是清末与谭嗣同、陈三立、丁惠康并列四公子之一的吴保初。

吴保初不满清末朝廷的腐败颓废,一直想让自己的三个孩子接受新潮思想,成为领先于时代的佼佼者,于是,将三个孩子都送到日本留学。

初到日本,吴弱男才十三岁,在日本青山女子学院攻读英语。其间结识孙中山,并加入了孙的同盟会,曾担任孙中山的英文秘书。

章士钊,字行严,笔名孤桐,1881年生于湖南长沙一个清寒的耕读人家。其父章锦曾在乡里为里正,后业中医。章士钊幼读私塾,非常勤奋。

章士钊是一位奇特,复杂,多面,善变,独具思想,我行我素,有棱角而又不欠圆滑,命运多舛,而又左右逢源,史有其名的人物。

他既可以与黄兴共事,也可以促成孙中山与黄兴联手;既可以做袁世凯的座上客,也可以与岑春煊联合反袁;既可以与蒋介石、杜月笙、戴笠辈把酒言欢,也可以与陈独秀、李大钊、毛泽东、周恩来等友好相处。穿梭往来于不断更迭的军阀、政要、党魁、豪雄、伟人等“猛人”之间,条陈谏言,如鱼得水;虽备受责骂(如鲁迅之骂“落水狗”),一再翻车,却败而不馁,屡挫屡起。

终其一生,亦官亦士,亦主亦客,最终得以头顶“无党派人士”的桂冠。他一生交游甚广,识人甚多,特别是与毛泽东的交情,更是历史上的一段佳话。可以在最高领袖那里说上话。甚至是别人不便说的,他却可以说。而且似乎非常愿意说。

吴弱男和章士钊很早就认识了,认识之前,还有一断文字交往。在南京的时候,章士钊经常在《苏报》发表文章,吴弱男喜欢他的文字,将这些文章都剪下来收集齐,译成英文,印行出版成书,名为《自由钟》。

后来,章士钊到了上海,开始随着章太炎去吴家拜访,偶见吴弱男,已经暗暗牵挂,只是,他出身寒微,于吴家又不是很熟,没敢放手去追求。

1905年,章士钊来到日本,再次和吴弱男相逢,异国他乡,对她的好感又增加了几分。

章士钊才华横溢,热血青年,同盟会很需要他这样的人才,可是章只想埋头读书做学问,不肯入会。

章太炎、张继这些朋友劝来劝去,章士钊不为所动。章太炎他们甚至将章士钊软禁起来,逼他入会,但章士钊抱定淡定读书的念头,不肯“屈服”坚决不入会。同盟会的人无计可施,一筹莫展,谁也没想到在求才若渴的路上碰到这么一块硬骨头。

有人出主意说,章士钊很喜欢美女吴弱男,既然动之以理晓之以情这家伙都不为所动,干脆给他来个美人计,不信他不上当!

吴弱男起初不愿意,但是为了革命这个高尚而伟大的目标,毅然答应,她开始做为一名卧底的美人,去主动交往章士钊,趁机劝说他入会。

慢慢的交往、谈心,吃饭、逛街,一边游说一边也是了解,一来二去,二人发现,对方竟是心中盼望的那个人,于是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革命党赔了夫人,章士钊抱得美人归。这个天上掉下来的好事,对章士钊来说,却是一个命运的关键性转折。

同年年底,章太炎先生亲自主持了他们的订婚仪式。在游历了东欧各国之后,1909年4月,二人在伦敦阿伯丁教堂完婚,结束一段浪漫的爱情传奇,进入婚姻的茶米油盐。

吴家在当时的中国可是非同小可,李鸿章、吴长庆和袁甲三原本同属淮系,而吴长庆又是袁世凯的恩公,所以,吴家跟清末民初势力最大的北洋系关系甚深。无怪乎吴弱男张口闭口就是我们官家如何,在那个时候,吴家的确属于中国最有权势的“贵族”。

钊本是一介穷书生,两手空空两袖都是风,没钱没地位没名气,忽然间遇到个吴弱男,家也有了,社会地位也有了,枕边旖旎,春风化雨,人人尊敬,事业顺畅。

过去那个当过私塾先生的湖南穷小子,开始跻身于上流社会。无论办杂志,办学校还是做官僚,都带着三分贵族气,军阀、政客、革命党甚至青红帮,都对他高看一眼,给官,给面子,给大头(光洋);请饭,请花酒,请留洋(欧洲)。

欧洲游学当时是费用最昂贵的,人家章士钊可以一去就是若干次,一呆若干年,还带着家眷、仆人。

这些全得益于吴弱男家里的社会地位和影响,得益这场婚姻。

结婚之后回国,吴弱男先是在天津女子师范教英文,后来和章士钊一起去英国留学,进入爱丁堡大学,攻读政法和逻辑学。

去欧洲之前,吴弱男英气豪迈,曾经赋诗一首:

若论东亚西游者,我是中华第一人!

在当时,除了少数女眷随同王公大臣去欧洲之外,她也算是最早去欧洲的东方女子。

1920年,毛泽东、蔡和森发起组织赴法勤工俭学,持杨怀中先生介绍信往见章士钊,筹措出国经费。章虽政治主张不同,义之所趋亦尽力为之,立即发动社会名流募捐二万余元银元巨款赠之。

吴弱男夫妻和李大钊相识日本,当时,李也在日本留学,章士钊办了杂志《甲寅》李大钊经常投稿,久之,就熟悉起来,成了朋友,经常一起吃饭喝茶,李大钊的女儿还认了吴弱男做干妈,两家关系非常好。

1927年,李大钊被军阀抓起来,吴弱男章士钊奔走营救,吴弱男假扮给儿子办护照的主妇,去使馆探望。李大钊牺牲后,他们经常去看望他的家眷,又筹钱为李安葬,李家的生活费也由夫妻俩包了。

深情伉俪,志同道合,琴瑟和谐,夫唱妇随,任何一个形容夫妻恩爱的词儿,都可以放在这对夫妻身上,羡煞了人,

只是,好景不长,月圆月也缺。很快,这对夫妻就分道扬镳,再不曾复合。

章士钊是个风流的男人,不但风流,他还嫖妓,赌博,吸鸦片,后来居然想纳妾,婚后不久,这些毛病就一一显露原形,吴弱男最不能忍受的,便是章士钊生活上的不检点。

在上海,章士钊和李叔同同时爱上名妓李苹香,专门为她做传《李苹香》,李叔同做序。李苹香受骗入妓,身世凄清,偏偏又才貌双全,是当时著名才女,深得当世名士倾慕。

和李萍香到底无果,1919年,章士钊又认识另一个青楼女子奚翠贞,坠入情网。怕吴弱男知道了不依,于是瞒着吴弱男在外同居,他特意选了一处偏僻的住所,红香脆软,家外有家,有钱有地位有妻有子又有美妾,人生好不得意。

对于章士钊,梁漱溟留下过这么一段评论:“行严先生(章士钊)在学术界才思敏捷,冠绝一时,在时局政治上自具个性,却非有远见深谋。论人品不可菲薄,但多才多艺亦复多欲。细行不检,赌博、吸鸦片、嫖妓、蓄妾媵……非能束身自好者。

吴弱男不同于旧时代的闺秀,她接受的都是新潮思想,她阳光,健康,从不多愁善感,并且自信,骄傲,义薄云天。是啊,这样一个女子,她没有理由不骄傲,出身好,生的好,嫁的好,后来又生下三个儿子,也是个个都好。

丈夫纳妾,她无法忍受此等委屈和欺骗,带着儿子找章士钊和奚翠贞大闹一场,再不想给婚姻回旋余地,她转身放手。当时章士钊48岁,章士钊夫人吴弱男42岁。

吴弱男带着三个儿子远走欧洲,并没有再成家。章士钊却没闲着,他又有了第三任夫人,当时章士钊已经六十多岁,而殷德珍只有26岁。

1957年,周恩来前往东四八条看望章士钊,才知道他一直住在曾任袁世凯内务大臣的朱启钤老先生家里。总理很吃惊,章士钊却很坦然地说:“我这个人一辈子,既无动产,也没有不动产,也是你们无产阶级哩!”

周恩来回去后,马上把此事报告了毛泽东,同时亲自为章士钊安排了史家胡同24号这个宅院,从1960年开始,章士钊终于有了自己的宅院,对“家”有了像模像样的概念。

1961年10月10日,北京,辛亥革命50周年纪念大会,董必武副主席和周恩来总理出席并讲话。与会的革命老人都已经鬓发花白,仅有的两位被邀请的女士,一位叫王颖,一位叫吴弱男。

周恩来向吴弱男敬酒,称她为“吴先生”,并说,“见到章先生了没有?他身体还好,毛主席为了表彰他在国民革命中的贡献,从自己的稿费里每年拿出二千元给章先生做生活费,并保证送满十年。前两天我还过去看他,章先生说,很想念你。我告诉他您今天会出席,并邀请他来,但是章先生并没有应承。”

吴弱男表示感谢,“我过两天会去看看他。”

第二天,章士钊先来了。北京饭店的大堂里,两位古稀之龄的老人相对无言。

“无论是政治上还是作风上,我都犯过致命的错误。”八十高龄的老人显然并不喜欢把爱情两个字挂在嘴上,章士钊淡淡地握着吴弱男的手,“上个月我还去了杭州出席一个会,看到了雷锋塔,那塔现在只剩一片废墟了。戏里,雷锋塔是七百年后才倒的,没想到倒得这么快。”

1966年,“文革”开始,因为那一段教育总长的经历,北大的红卫兵抄了章士钊的家,85岁高龄的老人,被学生们围在院子里批斗。全家人吓得躲在一边哆嗦,章士钊却没有一点惊慌,完全问心无愧的样子。

学生们走后,他躺了一会儿,起身便给毛主席写信,第二天就收到回信:

“行严先生:信已收到,甚为系念。已请总理予以布置,勿念为盼!顺祝健康!毛泽东。”

从此,章士钊与一批民主人士得到了保护。

1973年5月,受毛主席之托,章士钊在92岁时乘专机远赴香港,与国民党秘密接触。当专机在香港启德机场落地时,在海内外引起了不小的轰动。遗憾的是,由于气候不适,章士钊到港即病,卧床不起。7月1日病逝于香港,终年九十二岁,再也没能回到他安度晚年的四合院。

作文素材

聚培训网

写作指导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