帆船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帆船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20岁女孩脑死亡昨夜3个人因她而重生国内国际国内新闻资讯生活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8 19:37:45 阅读: 来源:帆船厂家

20岁女孩脑死亡 昨夜3个人因她而重生 国内国际 - 国内新闻 - 资讯生活

昨晚9时40分,20岁的刘慧丽躺在西南医院手术台上。身旁的呼吸机代替她做最后的呼吸,她已脑死亡。

30秒的致敬后,她的肝和肾被相继取出。完成器官捐献后,医生和器官捐献协调员低头默哀。

隔壁的手术室里,三名病人获得了重生的机会。

手术室外的走廊上,刘慧丽的母亲张瑞花面色平静,当手术室的门关上的一瞬间,她的泪水奔涌而出。她喃喃自语:“女儿,你走了,手术一完,又会活过来。”

刚刚从山东来到重庆上学的大一新生刘慧丽,昨日因病突然离世,她成为重庆正式实施人体捐献以来首位捐献成功者。

重庆晚报记者 谈露洁

见习记者 李琅

决定

突发脑出血病危

父母决定替她捐器官

刘慧丽是重庆师范大学传媒学院大一新生,播音主持专业。9月6日,她从山东老家出发,8日,到学校报到,当晚住进学生宿舍。

9日早上起床后,刘慧丽感到有些头晕。同学们猜测可能是低血糖,让她躺下多休息一会儿。没过多久,她陷入昏迷。

同学和老师把她送到沙区人民医院,检查显示,她的血小板仅有7,正常人的数量至少100。

下午两点,她转到西南医院。一轮一轮地抢救,效果甚微。医生发现,刘慧丽有系统性红斑狼疮病史,导致血小板减少,引发了脑出血。

学校拨通了刘慧丽母亲张瑞花的电话,昨日凌晨12时许,她赶到西南医院。

在重症监护室,张瑞花见到女儿:自主呼吸已经停止,呼吸机像肺叶一样一张一合。医生告诉她,女儿已脑死亡。

张瑞花给在老家的丈夫打了3个电话,一开始只是哭。凌晨两点半,最后一个电话,丈夫突然小心翼翼地说:“要不,咱们把女儿的遗体捐了吧?遗体对别人有用,就当是我们女儿还活着。”短暂沉默之后,她迅速做出了决定:“是该捐,她要是能说话,肯定也愿意捐。”

原因

患病受过很多帮助

以捐献感谢好心人

决心已定,昨日一早,张瑞花托医院给重庆市红十字会打了电话。除了遗体,她还决定捐出女儿的所有器官。

“女儿接受过很多人帮助,我们一家人遇到过很多好心人,我们也想帮帮别人。”昨晚,在医院,张瑞花说。她和丈夫是山东胶州铺集镇谭家埠村的农民,她上过初中,丈夫只上到小学。曾经在电视里看到过遗体、器官捐献的故事,从没想过这会和他们的生活发生联系。但当噩梦降临时,他们很快做出了回应。

张瑞花说,2008年,女儿患上系统性红斑狼疮。病情严重,在山东老家,身边的人都伸出了援手。民政、福彩、村民,几十、几百、几千的捐款涌来。这些账,他们一家记得清清楚楚。“我家有个账本,专门记录帮助过我们的好心人。我们村有180多户人家,几乎家家都帮过我们,账本上都有名字。”她说,“原来想着,等女儿出息了,要一一感谢他们。”

女儿走了,他们决定用另一种方式来表达感谢。

53岁的张瑞花看上去苍老,皮肤黝黑,双眼肿得睁不开。她说一口难懂的方言,尽力说得一字一句:“人死了,不过是烧成一把灰,有啥用?帮助别人,是我们一家人的心愿。再说,就当女儿的生命延长了。”

回忆

离家前她说

“爸妈快多看我几眼”

张瑞花靠在椅子上,一遍遍回想女儿离家前的那一幕。

9月6日吃午饭时,女儿突然笑嘻嘻地撒娇:“爸妈你们快多看我几眼,好几个月看不到我了哦!”张瑞花像平常一样和她抬杠:“谁稀罕看你?”

下午两点半,她和丈夫把女儿送到机场,女儿挥着手说:“爸爸bye-bye,妈妈bye-bye!”机场的人很多,她觉得女儿是里面最美的姑娘。

“她最爱漂亮了,喜欢打扮。”张瑞花说。刘慧丽身高1.63米,身材匀称,“穿什么衣服都特别得体”。出发前,行李箱装满了头花、裙子、鞋子、化妆品,虽然都是便宜货,但都是她最喜欢的。

刘慧丽有个姐姐,早已嫁人,只上过小学。现在家里出了个大学生,而且以后可能会成为主持人、记者,这让他们骄傲得不得了。

“我不该说谁稀罕看她,其实她一走我就开始想她了。都是我说错话,以后再也看不到她了。”张瑞花反复说。

捐献

年轻的她走了

三个人因她重生

昨上午,红十字会工作人员赶到医院后,医生对刘慧丽进行了两次评估。一次是身体状况,评估结果是已经进入脑死亡状态。一次是器官是否合适捐献。评估结果是所有器官都合适捐献。

晚上8时50分,张瑞花吃不下饭,也没有眼泪,瘫在走廊的椅子上。医生告诉她器官捐献手术进入最后的准备阶段。身旁坐着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重师的老师和学生,她要求:“你们挡着我,我不看。”

手术床推进走廊,张瑞花坐在站立的人墙中间,瘦小无助。她死死盯着地面,直到手术床的声音消失,她的眼泪不停地掉下来。她说:“我还是想去看一看她。”

走进手术室,她站在床前,细细看着女儿的脸,伸手摸摸女儿的左手。她说:“慧丽,永别了。”转过头,她又走到床的另一边,握住女儿的右手。“慧丽,我会想你的,我会天天看你的照片。”

9时46分,医生宣布刘慧丽心脏死亡,开始手术。11时,器官摘取成功,一位40多岁的男子被推进手术室。因为慢性重型肝炎,他等了好几年,终于等来了获救机会。还有两名肾病患者,正在进行配型。眼角膜则摘取入库。

“她一个人,一晚上就救了三个人。”张瑞花说。

告别

穿上她最漂亮的衣裳

牛仔背带裤和黄色发带

“我没有别的要求,手术结束后,我想把她好好打扮下,让她漂漂亮亮地走。”这句话,张瑞芳说了一整天。

即便亲属没提出要求,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也会为捐献者做一个小型告别仪式。协调员米智慧一直陪在张瑞花身边,和她一起挑选衣服。牛仔背带裤、绿色格子衬衫、黄底绿点的发带,都是女儿喜欢的,她选了很久。

然而,当手术结束,张瑞花已没有力气参加仪式,她突然离开了医院。

器官捐献协调员米智慧见证了手术的整个过程,也负责和医生一起为刘慧丽穿上衣服,完成告别仪式。“一个年轻的生命走了,谁都难过。但我很欣慰,第一例出现了,以后,会有更多的人愿意捐出自己的器官,会有更多的人获救。”她说。

太原河北麻衣

湖北干簧管开关

甘肃热压罐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