帆船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帆船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20岁玩转家族企业的少男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11 15:40:56 阅读: 来源:帆船厂家

20岁玩转家族企业的少男

眼前的这位年轻人穿着休闲西装,微笑有点腼腆,脸上还带有稚气。很难想象,他已经是温州一家著名企业集团的掌舵人。他叫张鹏飞,现任温州泰昌集团董事长兼总经理。

张鹏飞1985年出生,今年刚满20岁。

2003年3月,他的父亲张贤瑞在一次交通事故中去世。高中毕业、正打算出国留学的张鹏飞从北京回到温州,继承这家资产总值4亿元、拥有800名员工的家族企业,当时年仅18岁。

这样的经历跟中国最年轻的富豪李兆会有相似之处,他们都是年轻的第二代,都是突然接班,甚至接班的时间都在2003年初。但张鹏飞比李兆会还要小4岁,接班时还只是一个高中毕业生。

中断学业突然接班

张鹏飞设想的人生应该是这样:北京中加学校高中毕业后,到加拿大温哥华留学,攻读管理方面的专业,毕业后到一家大企业工作,获得一定的经验后,像父亲那样缔造一个属于自己的企业。至于选择进入什么行业,张鹏飞还没有具体想过,从父亲发生车祸的那一刻,张鹏飞的人生便发生了重大改变。在他还毫无准备的情况下,企业接班人的任务已摆在面前。张鹏飞表示,这是长辈们商议后作出的决定,他并不清楚讨论过程,只是在得知家里的决定后,很快就接受了,“因为别无选择”。张鹏飞的父亲张贤瑞有兄弟四个,但各有各的事业。泰昌集团成立于1992年,是张贤瑞一手创办的。张鹏飞的叔叔、伯伯中,也有自己经营企业的。张鹏飞有一个比他小6岁的弟弟,张鹏飞是企业接班人的唯一人选。

在父亲张贤瑞的设想中,张鹏飞总有一天是要成为企业管理者的,出国读管理专业正是培养计划的一部分。而现在,一切都提前到来了。张鹏飞还没有来得及熟悉企业,或听听父亲的指导,他之前对自己企业的直接印象来自初中毕业暑假的一次打工。当时他很喜欢打游戏、看电视,父亲为了不让他在玩乐中消耗掉整个暑假,以给他发工资为诱惑条件,让他去泰昌集团“上班”。那个暑假,张鹏飞在父亲的企业当打字员。再一次到这家企业“上班”时,他已经失去了选择的机会,现在他的身份是董事长。

从高中毕业生到企业接班人,张鹏飞在知识、能力、社会阅历上都还有所欠缺。家里给张鹏飞请了两个老师,一个是经济专业毕业的本科生,帮他学习系统的经济学知识,一个是退休干部,教他为人处世和政府公关事务。目前,他还同时在读两个短期培训班,学习企业经营管理的课程。

不能像同龄人那样接受正规、系统的大学教育,在张鹏飞看来,是一个缺憾。他正在读自考课程,计划到后年拿到大专学历,再过一年拿到本科学历。他笑着说,自己的受教育肯定是“不正常”的,但他的弟弟一定要接受“正常”教育。他的弟弟现在读初中,他希望弟弟按部就班地读到高中、本科、研究生。

“弟弟至少要拿到硕士学位。”张鹏飞说。经历这一场变故,他感觉自己在家里的角色也发生了变化,不仅是哥哥,现在还是弟弟的“家长”。

权力逐步交接

在人生的不同阶段,各有应该做的事情,张鹏飞说,提前继承企业,这是人生的“跳级”,自己也许是从小学三年级跳到了初中。

2003年3月到现在,张鹏飞经历了从慢慢熟悉到掌管企业的过程。权力的交接是逐步实现的。

最初,泰昌集团成立了一个战略领导小组,成员由亲属和职业经理人组成,起到战略决策的作用。张鹏飞说他当时也是领导小组的成员,但更多是观察和学习。去年9月,随着企业接班人的逐渐成熟,职业经理人退出了战略领导小组,泰昌集团同时进行了重大调整,由张鹏飞兼任总经理,并设3名副总分别负责行政、财务、销售。

现在,如果不是出差,张鹏飞每天早上7点起床,8点到公司。他会到车间转转,跟员工或中层聊聊,听取3位副总对所分管领域的情况介绍。即使出差,他与3位副总也会进行一个星期至少一次的沟通。他说,具体的事情都是职业经理人在做,涉及到公司资产的情况则必须由他决定,例如投资新项目等重大决策。“长辈会提一些建议,但他们给我很大的自主权,让我拿主意。”张鹏飞说。

张鹏飞坦承,接管企业后的压力很大,对怎么做一个企业管理者,自己还在学习当中。“肯定有不少失误之处,但没有发生会影响企业发展的错误。”他笑着说,语气中有一点欣慰。2003年,泰昌集团的销售额是3亿多元,2004年这个数字超过4亿元,预计今年的销售额在5亿元左右,这样的增幅让张鹏飞不无骄傲。

在新的接班人手中,泰昌集团2003年9月进行了重组。它的前身是泰昌电力有限公司。重组后泰昌集团作为集团母公司,下辖温州泰昌铁塔制造、温州泰昌水泥、温州泰昌电力建筑安装、温州泰昌科技、温州泰昌电力建筑安装检测、浙江泰昌实业六家子公司,均由泰昌集团绝对控股。张鹏飞说,父亲在世时就有这样的想法。

张鹏飞还尝试多元化发展。泰昌集团现在的主导产业是电力产品的加工制造,但将来可能发展为电力加建筑业。张鹏飞认为,从市场的角度,电力行业前景很好,但它也有一定的波动性,互补型的产品对企业会更好。

“这3年有太多第一次”

对张鹏飞来说,这3年有很多事情都是第一次,例如第一次在中层会议上讲话,第一次和客户洽谈,第一次代表企业在公众场合露面,等等。一切都是从陌生到熟悉。张鹏飞要参加每月例行的中层会议。第一次对管理人员讲话的时候,他觉得紧张,但现在已经不会。跟客户的洽谈,张鹏飞说自己遇到的挫折比成功的情况更多。他很羡慕前辈的企业家们能把这些做好。

太多新鲜的东西一下子来到眼前,快得让张鹏飞没有时间总结感受。对于怎么样去管理企业,他也还没有形成系统的想法,“还在领悟之中”。

他正在领悟的第一句话是“多想,多看,多听”。这是当初进入企业的时候,长辈和其他企业家最常教导他的一句话。他说,3年前他并不懂得这句话的含义,但现在的体会已完全不同,也许3年后对这句话又会有不同的理解。在这六个字后面,他又自己加了两个字,“少讲”。

另一句话是“做企业,先做人”。张鹏飞认为,泰昌集团实现顺利过渡,最重要的原因并不是他个人发挥的作用,而是有一些不错的经理人。这是因为父亲做人的成功,建立了“真诚、诚信”的企业文化,所以才有一些正直、能力不错的经理人来帮助他,在企业外部也能够获得其他企业家、协会、政府部门的支持。

张鹏飞还多次提到一个词——“相对论”,任何事情都不是绝对的,都要看情况而定。例如,处理具体问题时,张鹏飞经常有跟公司高层不同的观点,这种情况他通常会努力说服对方,但是,“对有些人,直接告诉他结论就可以了,不一定需要他赞同你的观点”。

张鹏飞喜欢看结合实例的管理书籍,并且很认真地做笔记。

“我还不是企业家”

“我还不是企业家”,这是张鹏飞在各种场合多次强调过的一句话,尽管他已经身在“企业家”的行列。

张鹏飞以前的同学,大多在读大学二年级或三年级,或者出国留学了,他的生活内容却跟同学有了天壤之别。除了企业日常事务和学习,他也花一定的时间与企业界的人士交往,例如参加企业家的出国考察团,以及一些聚会和论坛。关心的话题也不一样了。比起他自己的事情,张鹏飞更愿意聊柳传志和联想,聊南存辉和温州企业家的几种境界,聊均瑶集团的接班,也聊起李兆会。也许是因为经历上有相似之处,张鹏飞对有关李兆会的媒体报道知之甚详,包括他出行喜欢开3辆奔驰、自己坐中间那一辆。张鹏飞开的车是奥迪,这是他父亲生前用的。去年9月30日,他拿到了驾照,跟他上任总经理是在同一个月。

张鹏飞在公众场合露面还不太多。11月19日,在温州举行的一个论坛上,他代表泰昌集团领取“温州市优秀民企文化二十佳”的奖项并致辞。他的年轻引来很多诧异的目光。张鹏飞说,他不想出席这样的场合,但当时主办方要求领奖人必须是企业的法定代表人。按照张鹏飞和他家人的想法,尽可能少出现在公众的目光中。但是从接班的那一刻开始,他已经成为一个公众人物,不可避免地受到关注。

权力、财富、社会地位,这一切已经一起来到他面前。如何看待这一切,如何使用权力和财富,这也许是年轻的张鹏飞面对的另一个考验。

(中国水泥网 转载请注明出处)

济南转印头灯带

合肥绿化生态袋

郑州高杆女贞

相关阅读